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津月亮的博客

欢迎亲们来做客 祝您天天都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天津旧事】恶霸汉奸流氓——袁文会的罪恶一生  

2016-03-11 08:48:49|  分类: 天津的风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天津旧事】袁文会的罪恶一生 - 天津月亮 - 天津月亮的博客

 

1950年12月25日袁文会在小王庄刑场被执行枪决


  天津卫的大混混儿、青帮头子袁文会,在旧天津称霸一时,当时,一提“袁三爷”,大人小孩无不谈虎色变,咬牙切齿。他设烟馆、开妓院,认贼作父,甘为汉奸,贩卖华工,残害同胞,杀人如麻,无恶不作。解放后,他终于落入了人民的法网,1950年12月25日,在小王庄刑场被执行枪决,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。

天津市民在观看法院处决袁文会的布告


杀人如麻


  袁文会生于1901年,天津南市人,其祖辈是日租界芦庄子中局脚行占有签份的把头,后为其父辈世袭继承。自幼受家庭熏陶,在七八岁时,他就了解了家庭营生的范围,15岁时接替了脚行的账房。他的叔父袁八是中局脚行的把头,在鸿义栈开设赌局,袁文会从小混迹于此,至20岁时便与袁八一起经营。1926年拜白云生为师加入青帮,收徒结党,赢得青帮分子的“拥戴”,成为全市青帮魁首。


  1935年正月,袁文会与刘广海在日租界争夺一所花会,后花会被袁所占。刘怀恨在心,派人刺杀袁,不料,刺杀未遂,反而激怒了袁。双方定于同月18日,在万国公寓一决雌雄。是日10时,袁率同其徒弟国文瑞、郭小波、李子扬等7人,携带凶器至万国公寓,双方讲和不成发生群殴。袁的人当场将刘手下的宋国柱用刀砍死。事后,袁令其手下李子扬自残左臂,到法院投案自首,袁则与国文瑞等逃往沈阳转至大连,逍遥法外。


  1937年5月,国文瑞、郭小波等被法工部局捕获,交由天津地方法院收押。“七七”事变后,袁与日本宪兵队勾结,由宪兵队长莳苗出面,将人从看守所中要出来。袁仍不肯就此罢休,他又依靠宪兵队势力将刘广海捕获,收押于日本宪兵队。后刘设法越狱潜逃,才幸免一死。同年4月,上海《申报》记者王岩石暗中打探日军消息,被袁发现,当即将王押送到日本宪兵队,后秘密处决。1939年春,日本宪兵队长莳苗调往唐山,袁又将其在津的多名“仇人”送到唐山处死。


【天津旧事】袁文会的罪恶一生 - 天津月亮 - 天津月亮的博客

 袁文会口供


认贼作父


  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寇多次借机进窥平津,以冀一举占领华北逐步南侵,实现其大陆政策的野心。遂授意驻津特务机关“中国通”土肥原贤二重金收买汉奸,为其效力。当时,袁文会正蔽居大连,遂由汉奸介绍与土肥原的爪牙小日相进一步勾结,与郝鹏、张璧等共同在津沽一带召集流氓不法分子组成“普济协会”,以日租界作掩护,发动便衣队暴乱,为日寇侵略天津制造借口。


  天津沦陷后,有日本人撑腰,袁文会马上升格为“袁三爷”。日本宪兵队成立后,袁又成了莳苗的帮凶,莳苗尊称他为“嘱托”。袁还与日本特务市川、毛利及诹访等相勾结,公开充任日本宪兵队特务,多次与郭小波、国文瑞同赴杨柳青、独流一带担任侦察抗日力量任务。


  1938年,袁文会开办了“会记公司”,与日本的“大东公司”相勾结,专为日寇收容、逮捕华工贩往东北。因袁招募华工有功,日寇曾发给他一张奖状,袁把它贴在其住所日租界桥立街24号番地3号的正堂内。得到日军的肯定,袁倍感宠幸,遂向日本陆军联络部献纳了一架飞机。


  在日寇的指使下,在霸县组织土匪300余人成立“袁部队”,袁文会亲任司令,王海明任副司令,日本特务中岛成子任顾问。袁部队到处烧杀掠抢,残害抗日军民,公然进攻解放区。


贩卖华工


  袁文会在天津设立会记公司,先是设在南门内南大寺,后移至二马路元善里,作为集中华工的总机关。当时,华北各省各县的华工都是经这个公司送往东北的。


  袁靠压榨华工的血汗而致富。他将依华工人数领取的大批粮食囤积贩卖,而以少量粗杂粮掺杂土质配给工人。每日所领宿膳费,则是得十付一,按月发给工人。


  为防止华工逃跑,会记公司周围安设了电网,日军汉奸持枪警戒,形同监狱一般。送往东北时,更由敌伪军警押至东站,装入闷子车里。一次,适逢酷夏,华工多因饥渴燥热而中暑,一路上竟死了十几个人,尸体在高温下迅速腐烂后被弃之荒野。华工送到东北后,分发各工厂从事挖煤窑、挖战壕等最低级黑暗的工作。遭受迫害的华工达10余万人,而侥幸生还的百人中也没有二三十人。


  即使这样,袁文会还感觉“功劳”不大,又借助日寇势力,规定凡要出关到东北的人,都要经过日本的大东公司,而这个公司没有袁的“介绍”是不给开证明的。这样一来,所有出关的人就都成了“华工”。而此一去,谁又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回来了呢?在日寇的铁蹄下,在饥寒交迫与矿山深渊之中,无数人悲惨地死去,而他们的家人还在天津城苦苦地等着,盼着。


开妓院 设赌场


  惨遭袁文会奸淫蹂躏的妇女更是不计其数。当时一区紫竹林饭店里最大的一套客房,是袁文会长期包订的。每当要“驾临”此地时,他都要令其爪牙张玉棠为他安排七八个舞女、妓女,陪着他取乐,最后他要想让谁留下,谁就得绝对顺从,否则就躲不过一顿“教育”。


  1943年,早已从良嫁人的张某某到南市串门,被袁文会看见后欲行不轨,遭到张某某的拒绝。一天晚上,在打手们的维护下,他以武力将张某某奸淫后,又用汽车将她拉到家里,强逼着张做他的姨太太,张坚决不从。最后,袁用手枪顶着她的脑门说:“你今儿个回去收拾收拾,跟你男人告个别,让他想开了,明儿个一早乖乖地过来。”张某某满以为这是个逃脱的机会,回去后便与丈夫往天津城外跑。但她的行踪始终也没能逃过袁文会暗探的眼睛。第二天就又被抓了回来。这一次,袁再也没有耐心让张某某考虑了,他拿出两张事先写好的离婚书,立逼着张某某和其丈夫在上面捺了手印。丈夫给她的4000块钱也被张玉棠夺了去。就这样,张某某被袁文会霸占半年多,最后,因她身染重病而被袁一脚踢出门外。


  袁手下的青帮头子张玉棠,以开办妓院为业,历20余年,共开设秋香、联香、阔大别墅等6处妓院。他白天让妓女推磨,夜晚让她们接客,无客时需轮流陪他取乐,连三夜无客就要遭受一场毒打。他对妓女施用“进红城”、“撇大簪”、“跪搓板”、“举木棍”等酷刑,恣意摧残妇女。妓女大顺因“生意”不好,被他扒光衣服,持木棍毒打,棍断三截,后竟惨死在妓院!总计被他凌虐致伤而死的有郑芬兰、二胖等10余人。至于因虐待吞金或服毒自杀的,得病不治而死的更是不胜枚举。


  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从上海传入天津一种新兴的赌博方式——花会。花会共有36门,分上18门和下18门,只要押中了一门,花会就要赔本钱的36倍。所以,花会在天津当时风靡一时,各行各业以及家庭妇女无不热衷于此。初期,警方明令禁赌,后袁文会看中了这个赚钱的门路,对社会局、警察局等官方上下打点,包办花会,聚赌敛财,所以,花会这个大赌场在津门恣意发展,无人问津。


  袁文会在旭街(今和平路)开办会德号商号包运烟土公开贩毒。在这两个罪恶深渊中,不知有多少人深陷其中,不知有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!


霸占商号


  1939年7月29日下午4时,袁文会携同数名日本宪兵闹进侯家后东口的像银楼强行搜查,很快就在房中“搜出”数枚青天白日帽章。袁遂以像银楼勾结重庆,私制青天白日帽章为罪名,将经理周玉山逮捕,连同该楼货物、款账及机器一并送往日本宪兵队。在宪兵队,周玉山经过数次刑讯而身患重病。后经市警察局转送至河北天津地方法院。法院见周玉山已奄奄一息,遂通知其家属取保就医。谁知还未及医治,周玉山老人已含恨而亡。像银楼也就理所当然地归属了袁文会。


  1940年3月21日,袁文会与日本宪兵队退伍军官野崎来到河北大胡同的金桥旅馆,叫喊着让旅馆的人们马上腾房,声称此处已改作日本兵站了。旅馆主人王桐轩急忙出来哀求道:“您开开恩饶了我们吧,这旅馆还养活着30多口子人呢,您这一改兵站,可让我们怎么活呀!”袁文会哪肯听他罗嗦,遂令其手下开砸。结果旅馆员工胡永庆、胡秀岩等数人被袁文会抓了起来,关在他家的地窖里。后袁放出话来:“要想放人立马腾房!”被逼无奈,王桐轩只得将一个拥有120余间客房,暖气、家具设施齐全的金桥旅馆,拱手送给了袁文会。袁文会仅给了王桐轩6000元伪联币。王用颤抖的手捧着这6000元钱欲哭无泪:“这点钱就连暖气也买不了呀!”第二天,金桥旅馆的牌匾换成了“野时旅馆”。


罪有应得


  抗战胜利后,刘广海的人在紫竹林饭店将袁文会捕获扭送市警察局。时正值蒋介石来北平巡视。于是,高玉璞、刘筱田等10余名受害人及其家属联名具状蒋介石,信中列举袁文会的20余条罪行,呈请依据《惩办汉奸条例》对其予以严惩。蒋介石遂令毛人凤与马汉三调查该案。1946年5月,该案移送至河北高等法院天津分院。


  但袁文会派人在外面多方走动,上下打点,法院一直是羁押而不判刑。他买通了典狱长为其“改善居住环境”,一起羁押的汉奸们捐款5万元,将监狱修缮得如同别墅。袁文会还将家里钢丝床、绸缎被褥、毛毯等搬进监狱,每日由聚全成饭庄为他开小灶,鸡鸭鱼肉,应有尽有。在这里,袁文会被关押三年,与其说是坐监狱,倒不如说是疗养更贴切。


 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后,天津人民政府宣告成立,同时成立了天津市人民法院,王笑一为第一任院长。袁文会终于受到了人民审判。1950年12月21日,天津市人民法院做出判决:被告袁文会汉奸罪处死刑,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生活费外均没收。12月25日上午,槛车押着袁文会从法院开出,马路两侧挤满了愤怒的人群,每个人脸上都分明地写着“仇恨”两个字。袁文会一扫旧日的威风,两只饿狼似的眼睛胀得通红。一名三轮车工人不无感慨地说:“这小子在天津称霸20多年啊,今天总算得到了报应!”当记者采访到已是75岁的王桐轩老人时,他激动地说:“袁文会不仅抢了我的金桥旅馆,胡秀岩放出来没几天就死了,他爹胡子贞也给活活气死了,他媳妇生活没着落也抹脖子自杀了!在那时,我们这些人有冤没处诉呀!今天,是共产党、毛主席给我们报了仇啊!”


  在小王庄刑场上,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,袁文会这个津门巨霸结束他罪恶的一生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